2016-波纹疾走

标题借用了JOJO的招式名。当然这一年我没有去打吸血鬼或者柱之男,不过新世界不断在眼前展开的感受是相似的。

这一年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我们经历了技术队伍的迅速扩张、系统的成熟稳定、团队人员的缩减、销售的迅猛展开,到年底又启动了品牌客户项目。一路上踩过千奇百怪的坑,试过各种各样的辙,系统开发再改进,人员招聘又开除,到现在队伍稳定在五六十人,也初步找到了下一步的方向。这一路不算顺,有的步骤动手晚了,有的措施没达到需要的效果,不过公司还活着,还能活一阵子,成功的希望也仍然在我们手中。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我们可能坚持到日出,也可能倒下。但无论接下来遇到什么,这一年的经历都是丰富而宝贵的。唯独有一点感到惭愧的是,我已经快一年没写过工作的代码了,现在最多是用用SQL,其他多是面对人的沟通协调工作了。

这一年生活中遇到了很多事情。各种被介绍相亲无果就不必说了。意料之外的是被攻略了,同样意料之外的是被攻略只是觉得感慨,并不觉得开心。我感觉可以看到眼前浮现出自己抛出的选择肢,看到对方的行动拿到了我怎样的flag和对应的好感值。从某种意义上讲或许有趣,但首先是悲哀的。那时我其实已经被攻陷了,最后却还是因为信任和价值观的问题全部清零。

生活中的另一件大事,是至亲的离去。其实,我对这件事已经有十五年的心理准备,甚至多少成为一种心理障碍了。真到面对那一天的时候,发现自己能够冷静下来,也发现心中还是充满了无法消解的情绪。无奈,愤懑,悲伤,迷茫。对剩下的人来说,生活,已经完全变了。

这一年的业余爱好变得单薄。Galgame只打了三四部,汉化开了个没翅膀的坑却长期毫无进展,新安洲只做了个躯干,此外花了点时间在英雄无敌6上。书更是只读了薄薄的一本——王国维的《人间词话》——这些年我真是越来越远离文化了。唯一有点进度的是催苍蓝的剧本坑,他终于写完了初稿开始修改,画图的人手也基本到位了。

回头看看,去年制定的目标,大约只做了一半。新的一年,不定那么多了,尝试新的生活,做出新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