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好二啊

这两天做了件特别二的事。昨天收到自动化系系友通讯的邮件,一扫看见一首“诗”。隐去作者标题,原文如下:“清明心志求学问/华实春秋育英贤/大计发展朝世界/学海争流谱新篇”。藏头嵌字用意不错,但是…每行摆七个字就能叫诗了么……更不必说内容也是为了配合嵌字的空洞口号。一时性起,就回复邮件吐槽了几句。

结果…系友会那边回我“欢迎踊跃投稿谢谢”…好吧这个事情两讲了。抑或是“我们也拿不到什么稿子啊”,抑或是“你丫站着说话不腰疼”。于是我就继续二了,晚上一边看animelo一边凑出一首来:“醍醐甘露重栽培/成长亦须赖自为/机器学习究奥妙/合成生物探精微/歌吟述志乐同演/运动强身捧马杯/立系四十还数载/夭夭桃李竞芳菲”。然后发过去,然后那边就问我能不能发在下期系友通讯上,再然后我就答应了。于是一路二下来的结果就是我从突込み的一方变成了ボケ的一方……

我这首其实够水的,不过相比被我吐槽的那个,起码我还听说过格律是个啥东西……而且我就是看不上言之无物的作风,咱学校的“行胜于言”都哪儿去了?要写的话,我当然要写让我感触深的内容。水哥的机器学习,还是做的不错的;工哥的生物信息学,那是相当出色。这算自动化系学术上拿得出手的。每年的文艺汇演,是我们展现才情的舞台;拼搏于马杯到近来三连冠,那是我们体育传统的印证。至于首尾两联,大体属于字数补丁了……

其实首联还有一点怨气来着。为什么扯了“栽培”然后扯“亦须赖自为”呢?贵系说到底还是靠学生优秀啊……本科有些课开的就是一个水(不过必须承认大部分主课还是不错的),到硕士博士更是清一色的给老板干活——是啊,“老板”,你说为啥大家都这么叫而不是叫“老师”呢……至于并不少见的老板不厚道的情况,就不扯了……

前面也说了这首是很水的。我自己就明白的硬伤:“醍醐甘露”重复没信息量;“究奥妙/探精微”太模板;“立系四十还数载”算“言之无物”了,也不够通顺。最可惜还是“歌吟述志乐同演”,为了跟下句对上搞成这个句式,结果“汇演”为了平仄拧成了“同演”。主要还是不知道这儿如何拗救了,结果有点以词害意了。我这半桶水还是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