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转型

2012年,我从学生变成码农,从东京回到北京。2012年,我爬出英杰传的坑,跳进age作品汉化的坑。2012年,个人感情方面也有发展。这一年的生活,繁忙而崭新。

从年初的预备审查开始,我就一直被笼罩在“是否能毕业”的疑云下。一路忐忑到九月初,毕业这个事才得到了明确的肯定,总算有惊无险升级到Ph.D.。毕业的事拖到这么晚,就职和回国的事就变得非常仓促了。找工作时其实就投了三家,G社、M社和S社。G社电面我一次后两周把我拒了;S社收到我邮件后一个月把我拒了。M社开始没反应,后来到八月份了忽然联系我,了解情况后就让我直接飞北京面试。面了整一天跟我说准备要我,然后九月份签了offer,十月中就开始上班了。回到国内,各种不适应,从自然环境到社会环境以及工作环境。虽然总体上还过得去,遇到各种不爽的事情也很多次抓狂地后悔选择回国。无论如何,先在M社、在北京蹲着好了……

娱乐方面,下半年因为各种忙,几乎没顾上打galgame。上半年还能维持每月一部,八月份到现在却只打了某盾的一条线。看起来今后也不乐观。另外就是彻底离开了英杰传,跳进了汉化的坑。先是加入MLA那个多年死坑,挣扎了几下后转为独立做rUGP程序方面的工作,夏天战了几集Total Eclipse的新番,秋天则和KFC开了君望LE的坑。这一年的成果是重大的。面对多年来让程序们望而却步的rUGP,我取得了一个比较通用的基本解决方案。仍需改进的地方有很多,但是我至少可以说,age社的各部作品都可以着手准备汉化了。

享受了几年的单身时光,在这一年里也开始摇摇欲坠。三月份开始和某同学交往,到七月份分开。虽然短暂,虽然彼此都忙相处的少,虽然我自身很多地方做得不到位,对我来说,总归是有益的经历。人只有站在那个位置上,才能取得相应的视野。这次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在我的过去中,我大约不只做过受害者,也曾经做过很多次加害者而不自知。这是遗憾,也是成长的必然。我能做的,只有更认真地面对现在和将来。我希望能在新的一年里,能走出坚实的一步。

既然已经被绑在命运的轮子上跳舞,就只能舞得更快,舞得更好。纷至沓来的新的生活,我必须去适应;尚未实现的心中愿望,我也要去实现。在2012年,我抓紧生活;在新的一年,我希望能继续如此。

2 thoughts on “2012:转型

  1. patpat,没那么严重啦,主要那时候毕业都遥遥,没甚时间,之后又要做重大选择,真是一团糟~北京呆不住欢迎来上海啊哈哈,虽然我也偶尔会后悔回国但回来了就不想再折腾了~有空来玩~~

    • 虽然一直说在北京不爽,其实也能过:忙起来就没空想那么多了…成为社会人真可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