まずは落ち着くことだ

精神が不安定になるのはよくあるが、これほどのはちょっと珍しい。それに加えて、悠長にかまえる場合じゃない:博士論文の修正は今週中、例のジャーナル論文の修正はあと三週間。昔は自分一人で引きこもって、自己暗示のトランキライザーを打つことが多かったが、今回ばっかりは無理のようだな。

こんな時ばっかりは、人肌の温もりが恋しいなあ…なんじゃって。

でも無理だな、おれという人間には。人間関係もロクに築いていないのに。最低限の交友関係しかもっていないし、数少ない友人たちも別におれの保護者じゃないし。正直、いまさら、誰かを捕まえて、くだらない愚痴を聞かせる欲望は…冒頭もないな。

他の人に聞かせることは、自分を納得させる儀式でしかないぐらいは、もう知ってしまったから。

それでも、自分が自分を説得できないことも時々あるから、何とかならないと。愚痴を無差別に会う人にぶつかる時もあり、何かの遊びに没頭することで誤魔化す時もあった。しかし、どのみち、答え・慰めを期せずに。

その中一番のは、やはり自分相手に文章を書くこと。

それで人に迷惑掛からないし、自分の考えもまとめられる。文章の内容と流れを考えたら、気づかないうちに落ち着いてくる、いまのように。まあ、これでいい。さき焦っていて、自殺なんかも考えそうのあの調子では、どうせなにもできないだろう。

まあ、最後に自分を励ましてみるか。

九月の卒業はまだ絶望じゃない。博論の修正も、雑誌論文の修正も、まだやりようがある。今後の三週間は厳しいだろうが、おれならできる。決意をもて。手を動け。今まで戦ってきたこのおれは、強いんだ。

排律·无家

欲作诉衷歌
沉吟句不得
异文形可辨
国语韵难合
暂旅非长所
独行无并辙
梓乡更旧貌
亭迹筑新阁
年少嬉游处
而今剩几何

关于设定,关于核心向

最近Total Eclipse开播,Muv-Luv系列第一次走向大众。ageFansub的群里的各位从各处转来各种不明真相群众的批评,颇为感慨,所以来闲扯两句。

争论的一个焦点是与BETA作战的方式。人形的战术机被吐槽自然不会漏过,然后是关于运用现实世界各种武器,关于运用Gundam等系列作品中的武器,包括不只一个人说“当然用战斗机更好啊”。短短的两集动画,很多必要的设定都没机会展现;而这些群众,大多也显然未读过原著系列的任何一部。当然,并不是说某吉的技术设定无可挑剔,但是至少他基本上能自圆其说,没有严重的矛盾。

我一直觉得,任何脱离/超越现实的设定,都不可能完美无缺。想挑毛病的话,总是会有的。此外,如果把设定和设定中未涉及的现实世界常识结合,也很容易挑出毛病来。但是这又怎样呢?能进一步完善设定吗?未必。而且,现实世界的常识,没有保证在这个设定的世界里也适用。设定中已经出现了现实世界没有甚至不可能有的东西(Muv-Luv系列中就如BETA的繁殖力和光线级的功率/精度),凭什么认定设定没有提及的方面就和我们身处的世界一致呢?就好像除去第五公设的Euclid体系,配合第五公设可以发展出一套几何;配合Riemann或者Lobachevsky的假设,也可以各自发展出一套几何。从我个人的偏好来说,我不在乎设定未提及(或许就是故意回避)的部分是否和我们的世界一致,只关心设定是否覆盖了足够的范围,是否自圆其说,以及是否给角色们展现人性提供了合适的舞台。

另一个问题,就是很多人其实根本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口气很大地站出来评论,然后评论的内容其实是错的或者多年前就有官方解释。诚然,Muv-Luv系列的设定很庞大厚重,其实我也只看了主要部分,还有大量的细节不清楚。MLA的设定集300多页,其中包括大量文字说明。这也导致了该系列作品严重的核心倾向。倾心于厚重的设定和人性刻画,一部分人成了age社的死忠,多年来也成为age的支柱。但是这部分人很少,大众并不知道这个以鬱著称、触及一些敏感话题的galgame/visual novel系列,或是望而却步了。这次age做TE的动画,也是力图把作品推向大众的尝试,选取的TE也是系列中最容易被大众接受的一部外传(我tm要正传的动画化!!)。然而,看起来,这仍然是一项困难的工作。对习惯了后宫、英雄、神棍机师的动画观众主体来讲,一个带有浓重绝望色彩的严肃故事(虽然也卖萌了吧)并不讨人喜欢。

当初群里也有人预测,这东西出来必然被各种无脑小白骂。这样核心向的东西,或许还是停留在喜欢它的少数人群里更好。当然这对age的财政来说不是个好消息。当然,骂就骂吧,无关我们痛痒。相比之下,我倒更害怕在现实中跟这样的人共事。不懂装懂,还把话说很满的人,往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八年,变了很多

昨夜又通宵翻片了。夜里1:35电视台开播,两点多点拿到片源开翻,五点多翻完睡觉。上周是两人分工各翻一半,这周就是我自个儿翻了。到这把年纪,通宵实在有点痛苦了——不是大二时能连着写代码从一个早上到下一个早上,然后倒头就能睡的年纪了。过了八年,精力已经进入下降期了。

其实不是为了说这个八年,真正的主题是最近很感慨:我tm也终于成为翻字幕的人了。03年底偶然看到一篇讲Macross系列的文章(回想下当时正是Macross 20周年),然后去找出初代Macross看。这大约可以算作我看日本动画的开端。小时候零零散散看过一些,后来也看过一点宫崎骏。不过第一部让我有“日本动画”感觉的,是Macross;也是从Macross之后,我开始大量看动画。那时还彻底不会日语,字幕是不可缺少的。回想起来那时字幕组还少,翻译质量也普遍较低,真是一段不容易的日子。渐渐地开始挑剔字幕组;渐渐地又开始不挑字幕组。到现在,我也从刚接触动画,成长为可以拿着raw做主翻的人了。

这次翻的Total Eclipse,同时是另一个八年的界标。04年初,我看到了君望的动画。那是age社第一部TV动画,也是我第一次接触age作品。时隔八年,age社第二部TV动画上映(age真穷…),而我在一个字幕组里,给这部动画做主翻。八年前,看完动画我就去找来君望的原作游戏,然而连半个假名都不认识的我,面对没有汉化的作品只能遗憾。而现在,我已经读完age社绝大部分公开作品,还开始着手引擎的破解,以求为长年没有进展的汉化开辟道路。

「人生は冒険だ。」面对未曾预料的未来,我曾经惶恐,不过也渐渐开始学着享受其中的乐趣。八年前的我预想不到现在的我,现在的我又何尝能预想八年后的我。

 

流水帐——上半年打的几个galgame的一句话吐槽

上半年虽然在rUGP的事情上投了大把的时间,还是基本保持了每月一作的进度——当然其实这个速度并不快。不过之前关于WA2想写的太多,别的就都耽搁了。在此记个流水帐,攒点充实感。

穢翼のユースティア:制作精致,虎头蛇尾。ユースティア的制作是足够精致的。配役、设定、音乐、画面、包括人物塑造,都是用了心的。只是,后半程剧情走向和最后结局实在是给我一种下楼梯时一脚踩空的感觉。倒不是说不能这样结,只是觉得处理得有些草率了。

マブラヴ オルタネイティヴ Chronicles 03:旧角继续抢戏,恶搞拯救世界。The Day After Episode 02继续01的路线,まりもちゃん继续闪耀,而这次连**(消音)都出来了,各种怀念MLA。剧末白銀都露了一面,这是下一作要强势回归的信号吗?再诞则继承了憧憬的风格,彻底的恶搞和大量的杀必死贯穿始终。搞笑总归是比严肃好写啊,也更有助于读者们的心理健康……话说这一作总算把彩蛋一样的H去掉了,听不到唯依那句“最低”其实挺好的。

装甲悪鬼村正:英雄的时代已经过去,恶鬼的时代已经来临。村正是一部伟大的作品,它的主题是革命性的。锄恶扬善的英雄谭是永恒的主题,但是“正义”这个概念往往经不起推敲。村正强调,善恶是因人而异的,甚至不同人的善恶关系是不相容的。而武力,本质上只是一种无差别的毁灭工具。在杀死恶的同时,也杀死了恶背面的善。因此,武帝以杀戮天下布武,善恶相杀,让人铭记武的本质,而不是陷入名为“正义”的伪善幻想。这是一部神奇的作品,虽然有偏激之处,却是颇有见地的。

魔法使いの夜:前半有点拖沓,后半比较imba。毋庸置疑,这部作品的主题就是歌颂传为蘑菇老婆的蒼崎青子。引擎的效能发挥得很充分,演出很成功,实际读下来也倾向于支持蘑菇不加入语音的决定。后半程的情绪调动很到位,不过草十郎太imba了吧,又不是从猎杀猛犸的石器时代穿越过来的……期待晚些时候的第二部。

鬼哭街:内功宗师大战义体人。没错,老虚这部作品,设定就是这么山寨。战斗描写不错,主题也有点意思。仍然是老虚擅长的模式:传奇的角色、执念带来的异化、充满遗憾的悲剧。这个东西给日本人看大概评价会更好;在中国人看来,有些部分的设定还是太奇葩了。尤其诡异的就是各种命名,其中人名最甚。看看这些名字吧:孔濤羅,孔瑞麗,樟賈寳,斌偉信……

City Hunter / Angel Heart 吐槽和感动

5月底打完魔夜,一时间没力气开工其他作品。忽然心血来潮,去找来City Hunter的动画看。C.H.之名多年前就有耳闻,不过一来太老,二来看了介绍提不起劲,一直没看。去年看了H2、Touch等旧作后,开始感到这些旧作朴素的背后可能有更多值得回味的东西,起码比近年的卖萌卖肉卖腹黑有看头。

C.H.几乎和我同龄:漫画开始连载于85年,第一部TV动画则上映于87年。作为一部Jump当家漫,果然是老少咸宜——也就是更适合哄小孩……这倒不是贬低它:能让大众容易接受,不会因无聊而很快放弃,肯定不能说是一部糟糕的作品。作品基本形式是系列剧,讲的是搭讪狂加无敌枪手的冴羽獠,在搭档槙村香的百吨锤、女警野上冴子的哄骗、前佣兵海坊主的火箭筒伴随下,各种传奇冒险锄恶扬善的故事。人物脸谱化,剧情程式化。不过必须说,还是比某个连载了18年的少年侦探剧良心多了,至少它肯推进也肯结束,而不是一直拿似曾相识的内容继续骗钱……

C.H.的设定介于现实和幻想之间。时代、科技、政治设定中都能嗅到我们这个世界的气息,但是夸张的部分也很多。比如獠的技术太过神奇,可以在战斗中把子弹射进对方枪口;比如主角光环过于耀眼,主角团各种穿梭于枪林弹雨之中而毫发误伤;比如獠超越战斗用全身义体的身体能力;比如獠面对女性内衣时严重到如遭受过催眠暗示的强烈反应。对于它中后期表达的成年人的现实情感来说,这些适合吸引中二少年的部分反而起了削弱的作用。

剧中可以吐槽的地方实在太多。比如獠各种跟武装直升机过不去:被机载机枪扫射,然后用左轮回敬一枪把直升机打下来。这样的段子出现在两季的OP里,以及不只一处剧情里。这是从传说中的金日成步枪打美国飞机得到的灵感么……香则实在是光环强烈:各种失误被各路敌对人员抓去,死过五十次都不奇怪的人,每次都能等到獠的救助,还不带受伤的。另外就是海坊主的ツンデレ:即使在ツンデレ早已烂大街的今天,男版ツンデレ仍然是少见的,做得让人丝毫不觉得反感更是难得…不过,让这样比熊还强壮的大叔比剧中各种女性角色还萌……

Angel Heart是借用了C.H.设定,时间设定在C.H.十年后的一部作品。尽管北条司本人声明不是C.H.的续篇,尽管设定上还是有一些不一致,毕竟主要人物都是从C.H.来的,也不由得大家不把它和C.H.联系起来。于是悲剧发生了:在A.H.一开篇,香就被写死了…然后香的心脏巧合地被移植到了台湾杀手“グラスハート”体内…然后“グラスハート”来到东京做獠的女儿…然后是各种系列剧的亲情故事……

A.H.可以吐槽的地方也很多。比如香虽然只剩在他人体内的心脏,却频繁各种显灵。喂,关二爷也没您这么勤快吧。又比如剧中这帮人时不时说汉语。我听他们的日语毫无障碍,这些个汉语却是死活听不懂……主角光环和各种神技倒是削弱了,不过那百吨锤还是被女儿继承了么……

而出乎意料的是,看A.H.开头部分让我哭得一塌糊涂。这倒是一年多以来头一次。当然,C.H.一百多集长度摆在那儿,积累的亲近感很强烈,是一个很强的因素。不过应该承认北条司充分利用了这个分量很重的便当,调动起了观众的情绪。

总的来说,C.H.是二十多年前的东西,有些模式属于过去的时代;A.H.也没有完全摆脱这些因素。不过,这两部作品确实比现在很多灌水的新番更值得一看。

最后补一句,看了这两部,深刻体会到神谷明大叔也配过这么帅的大叔啊!

附图: Angel 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