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te Album 2 (其三)

CC讲的是IC三年以后的故事。かずさ远在海外;春希和雪菜长年保持着一种奇怪的距离;而春希身边,开始出现新的女性。本段继续剧泄/自行发挥,不喜请绕行。

かずさ退出战场并失去音讯,导致的结果不是春希和雪菜的结合,而是三人关系的无限期挂起。逃亡不是决断,反而让决断变为不可能。悬而未决的春希和かずさ之间的感情,让春希和雪菜都无法无视かずさ而接受彼此。雪菜无法主动攻陷春希,因为这只有先击败かずさ才能实现;却也无法主动放弃追求春希的立场,因为那只会让三人的过往变得无意义。春希则因为对かずさ感情的未决,无法决断对雪菜的感情。回忆越是美好,就越难割舍,也就束缚着二人无法走出下一步。

然而这里有破绽。对春希来说,面对雪菜就无法回避かずさ的事情,把视线转开却可以逃避三人间的问题。他无法选择,却可以放弃。而他也确实试图放弃:回避雪菜、超常的工作狂,都是为了把这个必须面对却无法解决的问题驱赶到头脑的角落里去。这时如果再出现一个愿意接受他的女性,他就有可能彻底逃离看不到终点的三角关系。这里出现的选项就是千晶、小春和麻理。

千晶其实本不是女人。不是指生理上,而是指心理上。她只是个纯粹的演员。她可以理解和表现形形色色的人的感情,却并不拥有自己的一份。她对春希产生兴趣,她主动接近春希,都只是源自一个演员对三人间戏剧性关系的兴趣。然而这是比她了解过的那些更加强烈的感情,身心投入的共鸣让她从一个旁观的路人变成了身处其中的当事人。当她在舞台上演出雪菜和かずさ的时候,她心中已经充满对春希的爱慕。无论是来自对春希虚与委蛇的日常的积淀,还是来自雪菜和かずさ这两个角色的浸染,结果是注意到的时候,那份感情就在那里。她对三人间关系、尤其雪菜和かずさ感情的把握,大约是仅次于当事人的吧。她就像是过去的再现,这给了春希一个逃离的出口,或是重来一次的幻觉。

小春被飯塚武也叫做“小春希”。无他,唯此二人性格如一也。爱管闲事,勤勉自律。于是小春天然地能够理解春希的行动原理,因为她本人也是一样的。同样持有如此稀有品质的两个人相遇了,这本身就是强烈的羁绊。对方,就如同自己的分身,另一个自己。严格来说,是“本原的自己”:IC发生前的春希,和初遇春希的小春。那是自己相信和追求的“自己应有的形态”。所以小春无法看过春希的消沉,春希也无法看过小春被周围孤立。所以他们会向彼此伸出手,以“自己的方式”,让对方回到“自己应有的形态”。两人一旦互相需要,就会融合,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同质的。在此,春希终于可以再次作为自己愿意成为的自己而生活。

麻理是工作狂春希的工作狂上司。以工作狂属性的重合为开端,上司对下属的关心开始升级,年下对年上的依赖也在增长。春希向麻理寻求发泄和包容,进而更深一步。麻理因春希旧情不忘而爆发、出走、归来,最终接受了春希的现实。或许这只是“傷口を舐め合う行為”,或许这还没有达成对春希的拯救或改变,但是这已经是向前走出的一步,也是逃离过去的一步。

无论选择三人中的哪一个,都意味着放弃解决春希-雪菜-かずさ关系的努力,放任过去湮没在时间的沙砾中。但是这无可厚非,甚至应该说是明智的。人生是有限的,也是不可逆的。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够画上一个明确的、容易接受的休止符;也没有无限的时间去等待一个不知是否会来临的休止符。相比沉浸在罪恶感中止步不前,无责任(?)的放弃未必是个更糟的选择。诚然,无法解决的过去终将成为遗憾;但是,正在发生的停滞带来的是更多的遗憾。不承认已经发生的遗憾,只会不断衍生出新的遗憾。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三线的分支都无法让人释怀,却都是可能通向幸福的新的开始。反倒是主线的雪菜线及其前方的coda篇,包含着更多的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