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空浜咲一日游

如果七年多以前的那个秋天没有接触到Memories Off系列,
我可能会错过Conan这个好友,或许不会成长为一个galgame宅,大概也不会产生来日本的念头。
既然蹲在东京,MO系列的原型地是一定要去的,去了是要再去的。
上周四的14号,又去游荡了一圈。
这次的主要目的是沿着海边从澄空走到浜咲,并访问沿途一些原型地。

MO系列的舞台一直在芦鹿电沿线,其原型就是镰仓到藤泽的有轨电车江之电。
澄空=鎌倉,浜咲=江ノ島,藤川=藤沢,桜ヶ峰駅=鎌倉高校前駅,芦鹿島=江ノ島。
以下都用作品中的名字,以表追思。

早上九点出门,一路JR直奔澄空。
十点二十到站,在站台上就能看到芦鹿电澄空站的背面。
其实跟正面如出一辙了,至于捎带到的广告牌请无视……

出站直奔八幡宫。
这地方跟MO有关系么?
好吧好像没有……我只是去看樱花的……
与正题无关,后日另表……

这就是澄空站正面,MO开始的地方,十周年纪念光盘里巡礼的第一站。
站牌、窗户、屋檐、栏杆……
虽然也明白其实就是照着照片画最省力,我还是激动了……

游荡途中路过一个道口,照下芦鹿电的景色。
这条线全程就是这样从各种民房间穿过的……
如果车停下,你一迈步——迈步就行不用跳——就能进人家家里。

终于走到海边了,这一片叫由比ヶ浜。
路边有一枚注意鸢(トビ)的警示牌,大意是鸢会抢吃的,可能造成受伤。
惭愧地说,我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于是被袭击了……
在防波堤后一边走一边吃burger,被一只鸢从后方越过左肩俯冲下来抓走了还剩一口的午饭。
我发誓我拿着burger的左手就是自然放在体前而已,没有招惹它们的意思……
还好这家伙技术真不错,俯冲、收翅、抓取、拉起,动作很干净,没有发生身体接触。
总算是有惊无险,下次要引以为戒……
一路走下来一共看到二十来只鸢,体型都差不多,翼展大概有六七十公分。
因为离的远不好照,就看警示牌的图脑补吧……

向西走过一个小丘就是七里ヶ浜,各种事情发生的那片海滩。
健和ほたる的散步,中森翔太葬身大海(?),我们家いのり满脸泪水,独眼麻寻看夕阳……
后来查查这个拍摄位置其实不对,应该再往前走一段再拍,就能跟MO对上了。
我最大的疑问就是为啥这海边那么大的腥气,从由比ヶ浜开始就是,熏得我都不想接近海。
难道健和ほたる就在这样的海边柔情蜜意么…头上还有鸢在盘旋……

这就是ルサック,MO 2nd登场的family restaurant。
信在这里打过工,健在这里打过工,希在这里打过工,麻寻在这里打过工。
其实应该说这是海岸沿线唯一有可能做ルサック原型的店,虽然细节上还是颇有出入的……

从ルサック往陆地方向走,上一个坡就到了这个学校。
看起来不是澄空学园,也没有证据支持它是一高的猜想,总之存疑吧。

这就是樱峰站,连自行车都再现了!
想象着ほたる时常出入此站……好吧按设定ほたる应该比我还大一岁呢……

それからOP里那个道口,虽然列车开过的方向反了……

从樱峰站往坡上走,就是浜咲的校门!
居然还碰巧看到女学生一名。
实际的校服跟作品中差太多了……
说起来在日本看到这么些校服,根本没有各种作品里的多姿多彩。
女生几乎都是西服式,水手服都不多,就是裙子长短有点差异……

路边的小公园。
难道魔女和布丁就发生在这条长椅上……

再往前越过一个小丘,到了一片叫片瀬東浜的沙滩。
这边终于不腥了……

从芦鹿岛上看小港。

似乎就是某官方巡礼DVD中的最后一站,芦鹿岛上的休息处。

星恋之丘和星恋之钟。
虽然很不喜欢鷺沢縁,这么忠实的原景还是要拍的。
后面的栏杆上真就都是情侣挂的锁。
就是忍不住吐槽一句:这地儿白天都没什么人来,二半夜陪妹妹到这地方看星星,真惨。

这个有点跑题。
后山脚下的几个碑,还真是地道的汉诗……

终于到浜咲站了。
这一路走了四个小时,还挺累。
于是坐上芦鹿电,一路到藤川,转JR回家。
本来在藤川还想找找“不是上午也不是下午”每次经过站前的那个天桥,
却实在不知道如何找起……

转了一天还是很满意的,看到各种记忆中的景色,感慨万千。
后面有心情了再去找找登波离桥等等。

Publication +1

一天之内多了篇文章……

事情是这样的。
昨天晚上十一点,忽然收到老板邮件,让我帮Chimed同学改paper。
此君蒙古人,今春已修士毕业,在微软日本就职。
据说目前正在研修中,没时间改paper,于是扔了过来。
什么paper呢,就是这次GECCO的paper,丫被录为poster paper,八页要改两页。
邮件中说截止日期是19号明天的NY时间9:00AM。
并且说我可以作为2nd author加入,这就是publication+1的来历了。

我说那就干吧。
丫搞的GA+GP的外汇交易规则系统,之前也聊过,大概也知道怎么回事。
不过既然还有两天,睡觉先。
正主都不急我急啥…上个月就出录取结果了都能憋到只剩两天……

今天起来,找出丫的论文和review看。
先看review,有的放矢。
一看瀑布汗……
五个review,每个都巨长,每个都挑了n多毛病,每个都列出一片语法错误,每个都指出若干说明混乱。
不同之处无非是问题和方法有没有价值。
好吧,说都没说清,有没有价值也就那么回事了吧…

读了paper原文,我表示非常理解审稿人的心情了…
别说他们,我这多次跟他讨论过的都看不懂…
首先是英文实在太矬了,缺冠词的,单复数混乱的,没动词的,时态混乱的,用词诡异的……
基本上两句中一句有错,而且好些你猜不出他想说啥。
表达也确实惨,该说的好多没说,废话绕圈话还不少。
也罢,可以理解,GECCO的deadline正赶上他修士论文的期限,不免仓促。
我也只需要缩写一下,还能应付吧。

了解了敌情,忽然发现不知道往哪儿提交…
我的paper提交的时候要交俩地方,一个会的网站,一个“XX Printing”的。
老板给我发的信息里只有会议网站的链接,可是拿丫的帐户登进去发现没有提交的选项……
赶紧给老板发邮件。

老板的回信一如既往地神速,转发了会议方的通知邮件。
看了邮件我乐了。
Deadline不是明天晚上,是今天晚上!
我开始听说19号还以为poster和full paper不一样,结果还真是丫搞错了!
好吧,还有几个小时,就让你们看看清华人赶报告的水准!

于是开始缩写。
说是缩写,其实就是重写了。
八页缩两页,有的东西得删减;
丫的原文也实在没法用:就是我指不出错误的句子,读着也别扭…
尽可能顺着丫的思路,写了一篇…看不懂的部分差不离就编……
然后调空白,删文献,总算缩到了两页之内。
东京时间8:55pm,NY时间7:55am,交上了第一稿并发老板和Chimed检查。
然后东京时间10:22,NY时间9:22am,根据反馈意见做了个别修改交上了第二稿。
至此我就多了一篇二作的文章……

作为结尾,保持小学生作文的光荣传统。
我从这件事里学到了什么呢?
1. Submission deadline说得再苛刻,也可能不按点关闭。
2. 文章录不录真的看rp……
3. 拿进化计算做金融真的不靠谱……到现在都没看到过几篇靠谱的文章……
4. 实验室这帮人真不急…今天对这篇paper最上心的就是我……当然,白拿个二作也没啥意见了……

灵魂的边界——Baldr Force和Baldr Sky之我见

人格存在于什么地方?
很老套的问题,难以回答的问题。
本来“人格”和“我”之类的概念,就是人为了便于整合分类种种复杂事象而创造的标签。
不过无论回答心脏还是大脑,总离不开一个共同的基础,离不开生物性的肉体的限制。
一切始于外界事物对身体的作用,而终于身体对外界事物的作用。
不论思想如何奔流,总在这两岸之间。
对这两岸的冲激引发了对自我的认识,在混沌中画出“个”的轮廓。
或许可以说,这身体、及其种种感受和行动,就是人的边界。

当这边界改变时,其中的“人”会变得怎样?
医学告诉我们幻肢症的存在,也告诉我们先天失明和后天失明不同。
思想的内容会改变,人格的形态会转变。
Baldr Force和Baldr Sky,则是对这一问题推演到更远的地方。

更紧密的人机交互手段,植入式生体芯片,存在于网络的假想世界。
奇妙的愿望不难想象,但带来的影响却难以预见。
在Baldr的世界里,人的存在方式本身改变了。
人格不再为肉体所桎梏,而可以将其边界移置到其他的地方。
人可以切断现实感官的输入,去接受假想世界中对应于现实感受的电信号。
在虚拟的世界他可以感受和风煦日,可以在镜中看到自己,也可以用双手改变环境。

这两重世界的生活,恰如庄周梦蝶。
只有看到假想世界中异于现实的缺陷,才能分辨孰真孰幻。
随着假想世界越来越逼真,现实世界和假想空间的境界也就越模糊。
虽说假想世界的材料仍然来自现实,但对于一个个体的脑而言,传入的信号是没有区别的。
这被架空的灵魂之箱可以接入现实肉体的感官I/O,也可以接入假想空间和生体芯片产生的I/O。
对本人来讲,这是同样的生活。
尽管他的身体可能在生命维持装置中萎缩,或者只剩下泡在培养液中的大脑,甚至早已失去肉体变成仅存在于假想世界的wired ghost。

这灵魂之箱也会因为变质的I/O而变质,其原有的外设也一样。
记忆辅助设备带来的记忆功能混乱,感受性被激发引起的情绪失控,洗脑芯片造成的精神和身体的剥离。
原本被认识为人的个体,演变成逸脱于人之常理的事物。
这是人类进化的前景呢,还是人类灭亡的终点?

人格或者灵魂被独立出来的另一个问题就是是否能人工地创造它。
任何灵魂之箱,对他人来说只是一个黑箱。
如果创造出持有一个人的记忆及其输入输出模式的程序,那么可以把它看作这个人吗?
对“他自己”和他周围的人,以及对它的原型来说,它是什么?

Baldr Sky里选取了诺斯替主义作为某教团的信仰,很恰如其份。
Baldr的世界,就是精神和物质的二元相互脱离和对立的世界。
这样的世界或许会是我们的未来,或许不是。
无论如何,Baldr系列给我们提供了有趣的预测和演绎。